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张立玲:我干退耕20年

2019-09-04 15:38:07

本报记者 孙阁 文/图

“我填写工作履历时最简单了,一参加工作就干林业,工作25年一直在造林,其中20年就干这一件事就是退耕还林。” 河北省承德县林业和草原局退耕办副主任张立玲这样描述自己的工作历程。

“那是2002年,全县退耕还林任务14万亩,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6万亩,任务创全县造林历史之最。为完成好国家交给的任务,县委、县政府果断成立了林业建设项目管理中心,从林业系统各个部门抽调17人,并约定,除退休等特殊情况外不准许调动,由此开启了我和我的团队退耕还林20年之旅。就是从那时起,我们的岗位20年间没变过,分片包联的乡镇一包20年没变过。”再简单不过的履历表,但是工作真的这么简单吗?说起从事退耕还林这20年的辛苦与收获,张立玲如数家珍,“要说难度最大、压力最大还是工程刚启动的时候。退耕还林是新生事物,任务量大、涉及面广、政策性强、程序复杂、管理难度远大于一般的造林绿化工程,时时刻刻考验着我的团队。2002年退耕还林的第一年,县林业局20余名技术人员入乡进村后,已进入4月份,部分农户已进行耕种,未耕种农户也进行了种子化肥储备,根本没人愿意退耕。箭在弦上,十万火急,怎么办?凭着一腔工作热情,我硬着头皮直闯县长办公室。一脸惊讶的县长听完我的汇报后,立即叫来秘书进行安排,第二天县长亲自召开了25个乡镇一把手、重点村村书记参加的退耕还林动员会,这样全县的退耕还林工作才发动起来。但这仅仅是第一步,要想把树栽上,还有许多具体工作。我们依靠各村、组干部白天带领村民挖坑栽树,晚上挨家挨户做工作。遇到村民不同意,提出已种地、已准备种子化肥,没水、没人、没钱,卖不出去谁管等各种理由的,积极联系农资部门进行退货,带头翻地,组织村民互助,跑水利局争取水利灌溉,跑交通局申请公路补贴,一刻不得闲。”